圆满建成八蚌僧舍 培育僧才续佛慧灯

巴金仁波切在八蚌寺

巴金仁波切在八蚌寺

八蚌寺是噶玛噶举在藏区的两大主要寺院之一(另一个是楚布寺),是泰锡度仁波切的主寺。八蚌寺与公雅寺长期保持良好的缘起,巴金仁波切对泰锡度仁波切非常有信心,一直希望为泰锡度仁波切力所能及地做些事。八蚌寺五明佛学院目前是白教最大的佛学院,近年来因僧众迅速增加,学僧住宿困难,僧舍紧缺。为使僧众安心办道,泰锡度仁波切向公雅寺巴金仁波切建议,希望他和信众们齐心协力尽量在一年内建成八蚌佛学院右翼僧舍,为三百名僧众提供住宿。

学僧们在落成的新僧舍外辩经

学僧们在落成的新僧舍外辩经

佛法的延续依靠具有正法眼藏的僧才,众生的福祉依靠佛法僧三宝的住世。巴金仁波切欢喜接受泰锡度仁波切的指示,立即开始实地考察,筹措建设资金。一开始巴金仁波切没有想到,实际建设的规模需要这么大,加之地理环境,建筑施工处于偏远高原地区,面临工期短、施工难,人工费用高、建筑材料运输费甚至超过原材料成本等诸多客观因素。但为避免学僧严冬露宿,尽早给他们创造一个适宜的居所,巴金仁波切清净发愿,集合善信之力,克服多重困难,于一年内圆满建成八蚌佛学院僧舍。僧舍长62米,宽12米,为四层钢筋水泥楼房。目前僧众已经住进新落成的僧舍。巴金仁波切觉得作为一名噶举的佛弟子,能够为上师、为佛法尽一份力,是上师的加持、自己的福报,是非常欢喜的事。

玉树地震

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县突发7.1级大地震。因当地房屋多为土质结构,地震致使九成以上房屋倒塌,同时地震发生的时候是在早上,很多人尚未起身就被压在倒塌的房屋下,灾情十分严峻。地震发生当天,不顾天气寒冷、震情不详,巴金仁波切就带领公雅寺300多位喇嘛,赶至玉树震区,抢在第一黄金援救时间,全力挖掘搜救倒塌房屋下的幸存者、罹难者。

连续数日,僧众们不断挖掘,将数以百计的尸体,抬到指定地点,将遇难者的遗体集体火葬。仁波切和数百位僧众为亡者诵经超度,愿逝者往生净土,离苦得乐。

地震初始,灾区粮食、帐蓬及棉被等物资严重缺乏。巴金仁波切在海内外信众的支持下,组织运送两大货车救灾物资分发给受灾群众,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一些地区,因震后道路塌方,数天全无物粮救援,仁波切及喇嘛亲自背着沉重的救灾物资徒步数小时发给灾民,解决饥苦。在灾区现场,仁波切更到每一个帐篷走访问候灾民,在他们最哀痛时给予心灵的慰籍和物资上的帮助。

在信众的热心捐助下,购买运送发放的救灾物资,有大米27吨、面粉22吨、油1700多桶、馒头八千多个、方便面1600箱、及毛毯、帐篷、手套、衣服等价值428000元的物资;还有为274位遇难人员发放的慰问金和240位受灾人员的救助金,总计善款110多万元。愿自他一切有情暂时安乐,究竟解脱!

尼泊尔地震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八点一级地震。巴金仁波切一听到噩耗,立即安排公雅寺僧众在莲师宫殿和闭关中心,为地震的遇难

nepal5

者进行49天的超度修法。并呼吁广大佛弟子为他们祈祷、念经、点灯、放生等,回向给罹难众生往生净土、究竟解脱;回向给正在饱受恐惧痛苦的人们早日重建家园、获得安乐。

同时,在广州、香港、新加坡等地佛弟子的热心捐助下,于4月30日,在尼泊尔勒西曲林尼众寺的帮助下,捐助的善款第一时间够买了紧急的救灾物资,运送到离加德满都六个小时的偏远灾区,将救灾物资直接发送到灾民手中。这是灾民们地震后收到的第一批援助物质。随后仁波切在获悉那里非常缺少遮风挡雨的栖身之所,又紧急购买了400多顶帐篷发送到灾区。

囊谦县孤贫慈善学校

 创校缘起

倍受当地人民群众尊敬和爱戴的桑杰丹增老仁波切,看到县上各乡村有很多孤儿和贫困儿童,生活艰辛,虽然已是上学年龄,却因贫困偏远无法上学。为了使孩子们将来能够得到妥善的生活照顾和拥有受教育的机会,老仁波切生起创建孤贫学校的心愿。老仁波切过世后,巴金仁波切承继老仁波切的悲愿,于2002年9月在囊谦县创办了孤贫慈善学校。创办初期,招收来自十个乡的年龄从六岁至十二岁的儿童四十五名。

学生概况

学校招生面向囊谦县下属十个乡的孤儿和特困户。学生包括孤儿、特困儿童、和单亲儿童。学生们均在校留宿,学校除提供优良的教学外,还为学生免费提供住宿、伙食、和一切相关的生活和学习用具。

师资课程

学校设有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小学课程。开设的课程均以国家教育部统一颁发的教科书为准,由一位校长和六名教师执教。教师多为大专毕业,虽然与同类学校相比,教师人数不多,但他们的上课质量和对学生们如父母般的关爱是有目共睹的。学生们在学校里学习的科目有语文(汉语)、藏语、英语、数学、思想品德、体育、音乐、美术、信息技术和劳动。学校以培养学生们的文化知识为主,同时兼顾增强学生们的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学生们的学习状况与行为品质成为当地同类学生的佼佼者。

饮食后勤

学校现有炊事员三位,早起晚归地为学生们细心地准备三餐,一星期里主食有米饭、馒头、面片、糌粑、稀饭等;菜类主要是时令蔬菜,如马铃薯、包菜、粉条、青椒、辣椒等。经过市场调研后,学校还特别请来种菜技术高的农民在校园一角采用温室种菜为学校师生提供新鲜的蔬菜,降低蔬菜采购的成本。

学校每年为新生准备了新的被子和床垫,每个学期统一发放教科书、练习本、作业本和其它文具等。教师和炊事员们都无微不至地关心着学生们,如果哪个学生病了,更及时地为他拿药送药。

校舍建设

虽然学校资金紧张,但为了给学童们创造更好的学习生活环境,学校于2006年新建了四间教室和翻新了八间宿舍,加上原有的三间旧课室和五间旧宿舍,上课和住宿条件得到明显改善。2007年在校学生有150名,住宿条件仍显紧张。学生宿舍摆放二层床,每间十二人。少数孩子还是不得不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就寝。

建校七年后,学校不幸受玉树大地震的影响,致使多处宿舍、教室无法继续使用。学生们只能挤在帐篷里休息和在操场上上课。为尽快解决孤贫儿童的学习和生活问题,巴金仁波切多番努力,和当地政府一起,于2012年筹建了一座高三层的大楼用于住宿和暂时的课室。正式的教学大楼还在建造中。

学校后更名为“囊谦县阳光福利学校”,现有大约200多位6到12岁的孤贫儿童在这里接受完全免费的食宿和教育。巴金仁波切与政府一起,继续为孤贫儿童的免费生活和学习提供长期资助。

孩子们自己的故事

2007年,学校有一百五十名学生,几乎全部来自最偏远落后的乡村。笔者有幸于创校初始,与巴金仁波切一起到各个乡村作实地考察。其落后与贫穷状况若不是亲眼目睹,是很难相信的。多数家庭完全没有经济来源,即便家里有一点地,一年的收成也往往只够自家维持半年的。因为落后,完全不具备最基本的医疗条件,不少孩子因为母亲难产过世而成为孤儿;因为有病无医,子女众多的单亲特困家庭比例非常高。几乎所到的每个村子,整个村子都没有受过教育,即使是成年人,绝大多数一辈子都没读过书,甚至连自己的母语也不会读写,更不要说这些孩子们了。用学生们自己的话说:“那时更本不知道有学习,不知道什么叫学习。”有些学生家里有人出过门,见过些世面的,就会告诉孩子说:“你以后要去上学,不要像我这样不懂文化呀!”

年纪大点的学生们对入学前的生活有着难喻的感伤。一位叫白玛求忠的女孩在作文里这样描写了以前的日子:“我一岁的时候妈妈去世,爸爸养我长大。记得我七岁的时候去放牛,心里想别人都有妈妈,为什么我们姐妹没有妈妈呢,一直想要问爸爸。有一天,我忍不住问爸爸,爸爸说:‘你的妈妈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我就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呢?’爸爸说他不知道。我就又问:‘她没有告诉你吗?’爸爸没有回答,脸色变得很黑。

到了我十岁的时候,家里越来越穷,我很难过,一直很想知道母亲在哪里。我家附近有一个老奶奶。有一天,我到她那儿。突然想起来,就问她:‘奶奶,我很想知道我的妈妈在哪里呀?’奶奶说:‘你哪有妈妈?’我说:‘怎么没有,生我的妈妈在哪儿呀?’她说:‘你爸爸没有告诉你吗:你一岁的时候,你妈妈病得越来越严重,那时也没有医生,有一天她就去世了。’老奶奶边说边流着泪。我哭着想:‘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呀,爸爸为什么要瞒着我。’

现在我知道了,爸爸是为了不要让我难过。后来有一天,爸爸问我:‘你想上学吗?’我说:‘上学是什么意思?’爸爸说‘你想读书吗?’那时,我也不知道读书是什么。就这样我来到学校,老师教我读书,我努力地读,我的心里想将来我要作一名医生。我不要让去世的母亲和我的父亲失望,有困难的人们生病了,我会治好他们,我要做一名很好的医生。”

多数学生们刚入学的时候,学习基础差,对学习的兴趣不是很强烈。在校一段时间后,慢慢地通过老师们的耐心引导,逐渐地开始对学习文化知识发生兴趣;高年级的学生们多数能意识到知识的宝贵,在学习方面培养出了自发性、主动性、积极性和进取性。

从孩子们自己写的作文中,最能感受到他们的学习和成长。在作文中,孩子们常会流露出过去对学习的渴望和现在对学习的珍惜。

扎西卓尕这样写道:“我小时候爸爸去世了,我跟妈妈去别人家里干活,生活很艰难。妈妈一个字也不认识,但她要我以后去读书,不要再像她一样没有文化。后来母亲送我来到了这所慈善学校。刚开始上学的时候,我跟妈妈一样,一个字也不会。慢慢地,我会写字了,会读书了,也开始了解妈妈的艰苦,我想我要好好学习,有一天我一定要报答母亲的辛苦和恩德。”

央青旺毛在她的作文里写道:“很小的时候,我的爸爸就去世了,那时因为小,还不知道悲伤。家里有很多孩子,母亲一个人养育我们,生活非常贫穷。后来,有机会到了这所学校才能够读书。但刚到的时候,我的学习基础很差,上课时也没有好好听,学习上很落后,自己也不在意,不知道学习的重要。后来渐渐了解到老师经常所讲的–我们学习是难得宝贵的,我开始努力学习,学习基础越来越提高了,我很高兴,通过这样的努力,一年又一年,现在我能够掌握多一点的文化知识,我想学习知识将是我一生要走的道路。”

从更尕桑毛的作文中更能了解到一个乡村孩童对读书的渴望,她写道:“我小时候就没有爸爸,妈妈一个人养活我们,那时的生活没有现在这么幸福,我家是穷苦人,甚至连自己的亲人也看不起我们,那时,我心里好难过呀。童年的心中,我有很多渴望,多么希望有一天我能够上学,将来可以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老师。有时,我做梦去上学,从梦中高兴地醒来时,却发现是在做梦,难过得我要哭。可是哭也没有办法,家里没有钱,我又怎么能上得起学呢。就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了五年。有一天,我终于听说有这样一所孤贫福利学校,心里多么希望我可以到这里读书。没有想到,我真得进入了这所学校,而且现在已经是五年级的学生。这里有很有知识的老师,我学到了不少的知识。妈妈常提醒我说:‘你好不容易能在这么好的学校读书,要好好努力呀。’”

还有一位孤儿桑吉,是这样写的:“我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死的,但是我有一个很好的爷爷,他养育了我。我五岁的时候,听说有学校在很远的地方,我很想去,但是我们家离得太远了,没有走汽车的路,骑马要十几天。后来有一天我去放牛时,爷爷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孤儿可以去读书的地方。我和爷爷这样到了囊谦县城,那时我第一次看到汽车,很害怕,爷爷说:‘不怕、不怕,它们不吃人。’就这样,我开始上学了。学校里,刚开始很简陋,但是吃的穿的很好。现在我的学校就是我的家,而且变得越来越好了。”

还有学生写道:“我们的学校是不简单的学校,有穿有吃,还可以读书,是一所最幸福的学校。在学校里,我学到很多:学语文、学藏文、学英文、学数学。我的学习和成长是从慈善学校开始的,以前我像是半个人,现在我想我真得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

学生们除寒假、春假(通常回去帮助家里作农务),多数的时间都在学校生活和学习。和其他的小学生们一样,他们每天上课时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各种文化知识,下课时在操场上打篮球、踢毽子、跳皮筋、跳绳、作游戏。中午的时候,有的学生在操场上背书,有的在寝室做作业,复习功课,还有一些年纪大的女孩会帮助年纪小的女孩梳头发,形成一副副美丽温馨的画面。

总之,我们希望学生们他们之前的种种苦难成为他们今后学习成长的动力。以五年级的学生为例,近一半的学生的理想是做教师,四分之一的学生希望以后可以当医生,在报答自己的父亲或母亲的同时,希望将来能够帮助他人,特别是那些穷困的需要帮助的人们。

世界和平法会大经堂

世界和平法会大经堂是桑杰丹增老仁波切慈悲利生的悲愿,当时县城内一座寺院经堂也没有,老仁波切为利益当地信众,能够使他们有机会修持八关斋戒的共修、能够在就近有绕匝经堂的便利而发愿在县城内启建世界和平法会大经堂。

那时候整个县城和寺院的条件仍然非常落后,巴金仁波切秉承老仁波切的悲愿,克服重重困难,历尽千辛万苦用八年的时间圆满建起世界和平法会大经堂。大经堂自落成以来,常年不断地有寺院和信众在这里举行超度等法会。同时公雅寺有指定的出家僧众在这里的护法殿每日为信众修法祈福,消灾除障。

大经堂四角耸立着庄严的佛塔,四周为210多个转经轮所围绕,经堂后面有13个100亿六字大明咒的大转经轮。大经堂建好后,每日早晚来绕匝经堂的信众络绎不绝。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亚青寺阿秋法王对大经堂如是授记:因为建造发心清净殊胜,凡是绕匝大经堂1550圈的信众,决定命终往生净土。

公雅寺阿尼庵堂

公雅寺的阿尼庵堂有两座,一个是卓钦寺,一个是在玛波的央契林寺。

卓钦寺以前位于公雅寺不远处的一个山脚下,但于2001年不幸被泥石流冲塌。后经老仁波切亲自选址,定下了今天卓钦寺的所在。在新址建起的闭关中心,现有十五位阿尼在此进行三年三个月的闭关。卓钦寺的大经堂在善信的支持下,已基本落成,百多位阿尼们又可以在这里共修和听经了。

央契林寺距公雅寺约十公里。原来的寺院是文革后桑杰丹增老仁波切应多个村庄牧民们的共同祈请,为了让当地阿尼们能够有一个修行的道场而兴建的。寺院落成后,曾有近七十位阿尼在这里长期修行闭关。老仁波切圆寂后,该寺的大殿经堂因其土质结构长期被雨水侵袭,造成大殿主梁严重倾斜,面临倒塌的危险,里面的多尊泥塑佛像因为严重漏雨也不幸被毁坏。原有的闭关中心也仅存残墙破壁。因为不具备安住和修法的基本条件,这里的阿尼现多前往亚青寺参学,留下的近二十位阿尼则挤在一个不大的斋堂里进行日常的修法诵经等活动。为了让阿尼们重新有一个安住和修行的地方,2008年巴金仁波切安排在该寺院所在的山上修建了一条土路,2009年开始重建寺院的大殿。

寺院每年举办的重要法会

佛陀神变日 16天藏传八关斋戒大悲观音法会 参加人数约2000人
公历三月二十七日 (老仁波切往生纪念日) 8天阿弥陀佛法会,参加人数约4000人
藏历二月十五日 15天普巴金刚除障法会,并跳金刚舞,参加人数约1000人
释迦佛成道日 15天金刚萨垛法会,其中有讲经开示和中阴文武百尊的修法,参加人数约1500人
释迦佛初转法轮日 7天阿弥陀佛法会,参加人数约2000人
藏历六月初三日 7天莲师大法会,参加人数约4000人
释迦佛天降日 7天世界和平祈愿大法会,参加人数超过数十万人
藏历十月初十日 7天黑色忿怒空行母施身法法会,参加人数约1000人
藏历十一月二十三日 7天忿怒莲师除障大法会,参加人数约1000人
藏历十二月初三日 7天红观音法会,参加人数约1000人
藏历十二月初十日 7天长寿佛法会,参加人数约1000人
藏历十二月二十三日 8天玛哈嘎拉除障大法会,参加人数约1000人

世界和平祈愿大法会

由尊贵的桑杰丹增老仁波切发起的世界和平祈愿大法会自2001年起每年在青海省囊谦县圆满成功举办,参加法会的僧众从开始的三千多人到近年的六千人,信众有数十万人参与盛会。2014年的第十三届世界和平大法会,有二百多位仁波切和堪布、六千多位的喇嘛和阿尼参加,可谓高僧云集,万众瞩目。七天的法会庄严隆重,众僧齐声念诵显密经典,同心祈愿世界和平,国泰民安。

大伏藏师秋吉林巴于公雅寺上空所见之净观

摘自《秋吉林巴大伏藏师传记》

在多康(青海康区总名),有一处名为洛达∙色莫冈的地方,是坚固的地大之精华,法王赤松德赞的龙妖辉煌之宫殿。这里有两座佛塔以压制藏区地域罗刹女的心脉;与之相关联的,位于两座佛塔之间的是嘉贡大乐日洲(公雅寺全名,嘉贡取寺院后山之名)。

伏藏大师法王(秋吉林巴)师徒一同驾临此处的时候,透过桑烟,弥漫的云层中降下蒙蒙细雨;徒众们在这里现分见到空中彩虹云的璎珞悬空而挂,从天空的边际雨儿径直降下等这些奇异的景象,凡目之所及,纷纷呈现。就在那个时候,尊者伏藏大师殊胜的净观中呈现观自在吉祥大宝法王噶玛巴的心子萨当塔巴江钦与江扎桑杰巴增,他们师徒共同主持的寺庙,其后山名为嘉札∙拉增噶波是至尊大悲观世音的宫殿;伏藏大师敏久多杰的扎报努丹扎法的法主是伏藏师贡却惹格多杰(贝玛仁波切的第一世),这里是他的取伏藏处;是秋吉德千林巴的神叉敏的法药伏藏的宝库;是“双身胜乐金刚之事业轮”;是南开古晋天女之城堡;是唯一母初玛那莫(黑色忿怒母)的犹如水晶石堆砌而成的宫殿般的白崖壇城。在其上面,薄雾淡云之中,亲见贤劫千佛之尊容:右边起,首先是贤劫第一佛拘留孙佛、之后是第二佛拘那含牟尼佛、第三佛迦叶佛;这三尊佛的佛身均完全地见到。第四佛释迦牟尼佛,其主要的姿态,所坐的狮子宝座、莲花月垫和光织的彩虹幕均非常的清晰。左边起,贤劫的第五佛弥勒佛、第六佛狮子佛、第七佛明耀佛等佛身也完全清楚地见到。其他千佛之尊容和顶髻亦都清晰地目睹。

化身的伏藏大师(指秋吉林巴)和两位遍知的文殊怙主(指蒋扬钦哲旺波与蒋贡康楚仁波切),其共与不共的诸行事业,成为佛教宝贵的殊胜本源;是利益众生的已成办和将成办的大灵塔。这些赐予的授记和赞颂可以从昆钦多昂林巴(蒋扬钦哲旺波)的讲法中得到了解。

在这里(公雅寺)看到,与有情众生之时处相关的,只要贤劫千佛的教法住世,广大诸佛事业的吉祥的大宝法王噶玛巴的教法不会衰退的征兆。如经中所云,只要贤劫千佛的法教未结束,众生导师噶玛巴的教法就不可能结束。 (这里的征兆)就如经中所说的意思。而且过去三佛,未来三佛,与现在佛—我等导师释迦王等七佛名为过现未殊胜七佛是(我)秋吉林巴所亲见的自宗里这样说的。亦即拘留孙佛的化身是帕莫竹巴∙多杰嘉波;拘那含牟尼佛的化身是无比塔波拉杰(冈波巴祖师);迦叶佛的化身是觉巴∙吉天颂恭;弥勒佛的化身是泰锡度;狮子佛的化身是杜松钦巴;明耀佛的化身是大堪布静命;这些都是大伏藏师亲口宣说的。

同时,于所见的贤劫千佛的左边,是(我)秋吉林巴所取出的莲花生大士之萨巴高顿的外的伏藏守护神中五位世间守护神之一;是法王赤松德赞的顾拉(守护神的一种);是龙妖辉煌之七兄弟;是七位山妖化身;是扎赞梢散妖中的主妖;是赞吉昂达扬秀玛波妖等,实际上只是一位,而有这些的化身显现。他持守三传承上师的誓言而如法地守护密法,是西藏全体守护神中的首尊。(注:此处的妖是护法里的一种,为莲师所收服。)

由铜色山炽燃九峰(山名,位于公雅寺的左边,是这位首尊所居住之处)的山顶上如吉祥结般的云中,亲见骑着狮子的莲花生大士贝玛炯内,他示现的形象是头戴莲师帽,帽边是塔波(冈波巴)帽的边幅。如经中所云,我邬金莲师在聂麦(地名,冈波巴大师家乡的名字)化现为医师,会出现一大批白教真正的修士。这里说的授记如同此处所明显看到的,上师莲花生本身为密宗教法发展的缘故,而起现为塔波月光童子(即冈波巴大师),为众共许。月光童子显密佛法均通彻,与莲师无二见闻解脱;另有云:在帕莫竹塔杂瓦(地名)的地域,班杂惹杂(即帕莫竹巴)我化生,名为帕竹多杰嘉波;北方一域名曰直,我为比丘仁钦巴(吉天颂恭的名字),摄受弟子三万六,名为直贡觉巴仁钦巴;贝玛炯内杰每祥(擦巴噶举创始人),调伏众生广大行,即众生怙主香擦巴(注释同上);宁金岗桑拉山下,以嘉哇(竹巴噶举创始人)之名我化现,修传教法(指噶举巴)之砥柱,怙主名为藏巴加热;噶玛巴与贡却庞(第六世夏玛巴),贝玛炯内我本人,仅只形象有所异,实际本性无二致。所谓众所周知的黑帽大宝法王与红帽夏玛巴等这些持有塔波噶举法教的圣者,均是与邬金上师莲花生之心意无二的智慧化身,无有例外。不仅如此,后宏期佛教教派的宗师们实际上也是邬金仁波切应机度化众生而起现的。阿底峡与释迦室利(释迦吉祥贤)等,我之化身大班智达依次而降临,点燃西藏佛法灯,即是旧噶当派;邬金我持有塔热之名,执持毗哇巴之心髓,释迦祥等依次传,以道果法尽除有情过,大班智达噶扬达热与卓米释迦耶喜(均为萨迦巴的上师)等圆满教法的法主,是荣耀的萨迦巴;又名为噶丹的真正寺庙,优秀学者显密经典通,金刚持化身开密教之门,具声望者洛桑(宗咯巴)现,密名来热多杰带杂拉,即是怙主洛桑札巴(宗咯巴);新噶当巴与日俄噶当派全部这些声望广大的创宗者都是邬金仁波切的化身。如经中所云:我贝玛之意化身具大悲者,是毗卢(莲师弟子毗卢遮那)汝之一束光,一化身八种不同之庄严。另云,毗卢汝之一位意化身,中藏名为甘丹处,菩萨名为洛桑将显现。这样的显现也在热那林巴(大伏藏师)的教法中预言:文殊化身名洛桑扎巴,那教法之日具神妙。这里说的与伏藏象征的各个授记相关的法教持有者们三时中已来临和将来临的彼等都有在这里。玛哈咕噜邬金金刚持广大意智慧化身有种种显现,圆满导师世尊本身依所化众的根机、意乐与随顺的烦恼而给与应机度化的法教。在雪域西藏,具声望的新旧教派虽有诸种差别,是因所化众生根机利钝的差别,教法的精髓如中心,不同教派如来自东南西北的路一样,都到同一个地方。虽然各方的距离远近显现有差别,但都由周边至中心汇合着。

所见的莲花生大士咕噜仁波切的宝冠是前所未闻的。当今,人寿减至二十左右,死亡很不确定的时候,以闻思修三法来利益自他,当精进努力地修持调伏各自的心相续是非常好的。其他教派等是非的世俗判断是不必要的。虽然对教派的重点教法长期学习,但实际修持的经验却不多,所以不光知道佛法,还要了解其意义。总而言之,对佛法的思维尚未周遍,要确定全部的佛法究竟是一。故以不同的方法,无有派别的保护教法为利益众生而努力的这些人是杰出的成就者。如此这些是前面的征兆的意思。绿松石鬃毛的雪狮是四无畏与具四无畏的象征;标示如狮子般无畏的圣贤之士,持有全部佛法的中心,对于异议争端有能力摧毁对方的思想;撑起那如同智慧空行的旗伞,是珍宝佛教的事业白伞完全遍满的征兆;右手举起金刚杵和六指蝎子是令不和、妖魔、鬼怪、邪恶致使的苦恼驱除、僵硬、颤抖、麻醉的标志;左手持等持印,上有头盖骨,其上是珍宝庄严的长寿宝瓶,表示意乐利他事业无勤任运成就,自利上无论何时都在禅定三摩地无有变动;内外场地,表大悲云与五种智慧之光;一面,表唯一明点;三目凝视,表视三世无碍;双手,表二种真理之结合;双足,表不住有寂;骑在雪狮上,表地道圆满;身穿白色密衣,表行人天乘之道,不离五欲自解脱行;穿三法衣,表行声闻乘道;戴金色吉祥结,表行世俗与胜义两种菩提心之道;著绿色绢帛腰带,表行事部乘道;披红色缎面披风,表行瑜伽部相应之密道;衣服深蓝色,表行大瑜伽,完全一致结合的相应道;顶髻上珠宝庄严的小宝冠,表行阿努瑜伽相应道;戴莲花帽,表行阿底瑜伽果乘道;金刚杵于帽顶,表如金刚的三摩地道得自在;中间是红色,表法身阿弥陀佛,心量平等,莲花种姓庄严;帽边赤黄色,表五方佛报身授予灌顶;塔波(冈波巴)帽之帽边,表大手印与大圆满双运;帽子周边深蓝色,表誓句无有边际;金色的沿,表化身释迦牟尼佛事业平等;深蓝色帽面五个水晶一起,上面有孔雀翎眼的线纹,表空智双运;左右有鹰羽装饰,表方便智慧之见超越虚空;五种绢帛而成的宝冠飘带,表净化五毒;持卡仗嘎,表智慧力自在圆满;其三尖向上,表本体、自性和大悲;干、萎、湿的三头骨,表净化三世的行蕴;长寿宝瓶,表证得无死长寿持明;十字金刚杵,表灭除二十种我执,到十三地金刚持地;手鼓、铃和铃铛,表三种空行自在聚集;卡仗嘎上白绢飘带长长地垂吊,表二取垢尘不能染污;上空无量寿佛,大悲度众四臂观世音,表三身无差别;以前阿弥陀佛无量光、普陀山怙主观世音、丹高夏(莲师出生的大海名)贝玛炯内,虽然象征形象有三种显现,实际是无二无差别的;还有,于法界是普贤如来、于密严刹土是伟大金刚持、于金刚座是伟大的释迦佛本身,无二贝玛我任运成,如此这样宣说。

从右起依次是杜松虔巴、噶玛巴希、让炯多杰、若佩多杰、德新谢巴、通瓦敦殿、确札嘉措;左起依次是米觉多杰、旺秋多杰、确映多杰、耶谢多杰、蒋秋多杰、堆督多杰、特秋多杰等所亲见的每一位均是众所周知的。下面尚未降临的转世见到的是七位,是这样说的:即是左边的雪山和山崖的岩洞,大宝法王的第十五世转世的近侍和弟子,精进的修行气和运动法,这是甚深的那若六法证悟现前,其事业将遍布雪域西藏的标志;右边金顶的经堂,有绿松石的屋顶,大宝法王的第十六世转世的经师仁波切全体在做佛法的讨论,上层是导师释迦王,这是显密教法的法主无可辩驳的得到普遍公认的标志;那边石山和树木的前面,大宝法王的第十七世转世与广定泰锡度一起,是心意融合为一,教法枝叶茂盛,塔波噶举密法的果实完全成熟的标志;很多帐篷的场地前,大宝法王师徒聚集,是大宝法王的第十八世转世度化众生事业圆满昌盛的标志;那时大伏藏师自己将取生为法王的一匹骏马,这样讲道。左边大海上大船里有大宝法王的第十九世转世,这是其事业在东方大海上遍布的标志;那个时候大海里有名为杂色摩羯(巨鳌)的外寇侵犯,制止的方式是依咕噜仁波切的杜集谢千有这样的标志;此外,树木的树阴那儿,有大宝法王的第二十世转世,那是他持守十二头陀行,安住于修行禅定的标志;左边轿子里有大宝法王,众比丘在迎请他,这是第二十一世的转世事业广大至各方,众多要人奉之为顶戴的标志;右边黄金覆顶,镶嵌绿松石的经堂,树木严饰之林园,堪布头戴班智达长耳帽,身著三法衣,徒众比丘聚集,执持经函,进行佛法的讨论,前有僧钵庄严。预示未来,律藏的教法盛行,精进闻思之事,而开创新的结夏安居,持有钵和锡仗,精通律藏经典者在各方都有出现。所以法主吉天颂恭说,从现在起是有增有减的时期,如这样说的,消除众生痛苦的唯一良药是佛陀的珍宝般的教法,现在、未来的持有法教的圣者们将精进地令法教保持和弘扬,特别是对正法律藏的珍惜和护持。虽然这些标志和装束只是一点点,但是这将种下与解脱一致的善业种子,真正的功德是非言语所及的,这些是大伏藏师亲口所言的。

 

殊胜的莲师宫殿

青海公雅寺莲师宫殿圆满落成开光 2012

莲花生大士是极乐世界怙主无量光佛的化身,是吾等浊世众生恩德无比之怙主。莲师宫殿,即是莲花生大士所居住之神圣宝殿光明越量宫。青海公雅寺莲师宫殿于2007年始建,在巴金仁波切、公雅寺僧众和海内外信众的共同努力下于2012年7月24日举行落成开光大典。开光大典由亚青寺阿松活佛主持,并且有来自印度的竹巴噶举法王、直贡噶举法王西藏的琼赞仁波切,以及多莫曲杰仁波切、嘎敏久仁波切、洛卓尼玛仁波切、康卓仁波切等来自六十多所寺庙的一百多位高僧大德莅临莲师宫殿开光祝福。

宏伟庄严的莲师宫殿(外部)

宏伟庄严的莲师宫殿(外部)

公雅寺莲师宫殿圆满落成,开光为莲花生大士的净土,成为汇聚无量上师、本尊与空行护法殊胜加持之源泉。任何人以恭敬心见之、闻之,触之乃至意念之,皆能消除多生累劫所造之生死重罪、种下成就菩提正果之善因。

开光后的莲师宫殿,每天都有公雅寺的喇嘛不间断地修法,包括阿弥陀佛、药师佛、莲师、玛哈嘎啦,供食子等修法,每月固定时间做莲师荟供、烟供等修法。

开光当日的莲师宫殿(内部)

开光当日的莲师宫殿(内部)

莲师宫殿开光大典(从左至右:巴金仁波切、洛卓尼玛仁波切、桑杰丹增老仁波切转世桑丁尼玛仁波切、亚青寺阿松活佛)

莲师宫殿开光大典(从左至右:巴金仁波切、洛卓尼玛仁波切、桑杰丹增老仁波切转世桑丁尼玛仁波切、亚青寺阿松活佛)

直贡噶举法王(中)、桑杰丹增老仁波切转世桑丁尼玛仁波切(左)与巴金仁波切(右)

直贡噶举法王(中)、桑杰丹增老仁波切转世桑丁尼玛仁波切(左)与巴金仁波切(右)

参与开光大典欢天喜地的信众们

参与开光大典欢天喜地的信众们

 

彩虹下的莲师宫殿

彩虹下的莲师宫殿

莲师宫殿开光的更多照片

庄严的莲师宫殿

guru
起建公雅寺莲师宫殿之缘起:

尊贵的桑杰旦增老仁波切是藏传佛教噶举派中年纪最长,接受灌顶、口传和教导最多的高僧,是以噶举派为主的不分教派的佛法弘扬者。老仁波切曾为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泰锡度仁波切、嘉察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等奉上灌顶和教导而成为他们的灌顶上师。老仁波切远离私利,把他的一生都全身心地奉献在众生解脱的事业上。2002年3月27日,尊贵的桑杰旦增仁波切预知时至示现涅槃。为此,十七世大宝法王和泰錫度仁波切两次明确指示仁波切的法体不可荼毗(火化)。他们特别指示道:“把老仁波切的法体留住在世间,这不但有利于正法的弘扬,也会给有情众生和整个世界带来利益。”遵照大宝法王和泰錫度仁波切的指示,公雅寺将老仁波切的法体做了妥善的保存,并在2003年圆满建成了老仁波切的灵塔,供奉在公雅寺旧佛学院的大殿里,供信众前来礼拜瞻仰、供奉祈愿。当地从而流传开来很多绕塔、拜塔之后久病痊愈的感应事迹。然而,旧佛学院大殿终因年久失修,破毁程度日益严重,而不适合安放灵塔供喇嘛信众顶礼绕匝。 这时,公雅寺一生闭关、倍受广大喇嘛、信众信赖的老喇嘛噶玛仁青向巴金仁波切恳切地讲道,他这一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在公雅寺兴建一座莲师宫殿,而为无量有缘的众生带来佛法上真实的利益。巴金仁波切听到老喇嘛的清净发心非常感动,生起在公雅寺兴建莲师宫殿,同时安放老仁波切殊胜灵塔的心愿。 以此纯正发心为缘起,巴金仁波切于2007年倡导在公雅寺兴建莲师宫殿的工程项目,使老仁波切的法体就如同他无尽的悲心一样,驻留在莲师宫殿中,永远地与我们在一起,广大地利益佛法和一切如母有情。

莲师宫殿之简介

莲花生大士是极乐世界怙主无量光佛的化身,自莲花中化生而远离胎障染污之过患。莲师是雪域佛教的开山祖师,是吾等浊世众生恩德无比的依怙主。古往今来,赐予藏地最大加持的上师就是莲花生。 铜色吉祥山是莲花生大士所居住之净土,为三世一切如来所共同加持之圣地,亦是无量空行会聚之刹土。在此山中有一座庄严而广大的宫殿,即莲师宫殿,是莲师所居住之神圣宝殿光明越量宫,该宫殿由众宝所成,光明清澈,无内外,超越限量,故无大小。 所建造的莲师宫殿有三层:底层是化身殿,供奉莲花生大士主尊,两位佛母,莲师八相(释迦狮子、莲花生、日光、狮子吼、忿怒金刚、莲花王、爱慧、莲花金刚)。周围是赤松德赞等二十五尊君臣。老仁波切的灵塔也安放在此化身殿。二层是报身殿,其中将供奉观世音佛像,五方佛、八大菩萨等诸佛菩萨像周匝围绕。三层是法身殿,将供奉法身普贤王如来与阿弥陀佛佛像,周围围绕著三世诸佛与大圆满传承祖师。 此莲师宫殿之全体将代表莲花生大士,建筑设计中的每一处细节,也都代表了莲师证悟之功德。

莲师宫殿之殊胜

如莲师所宣讲的:“妙色天女如意母请听:…对于那些没有亲见过我莲师的未来五浊恶世的众生,当他们沉沦于无明黑暗时,我像能成为他们如向导般的明灯。若于此恶时,谁能修建供养莲师宫殿,上者于法身、中等的于报身、下等的于化身刹土得到佛果,利益自他,树起无上佛法之幢。假如有人向佛像等供养金银等珍宝及结缘,将会具足受用,永远远离贫穷之苦,得自在于一切财宝,永无一切敌害,库满财宝,具足一切圆满功德。” 又据《莲花生大士本生传》记载,莲师云:“若人修建莲师宝殿,就能转生铜色吉祥山光明殿。与莲师铜色吉祥山光明殿——桑耶不变任运成就宝殿无有分别。因而凡是与此结缘者皆能往生铜色吉祥山刹土的莲师众眷属之席。”因此,佛弟子此生若能够参与此莲师宫殿之建设,来世必定能够往生铜色吉祥山净土,成为莲花生大士之眷属。 另外讲:“若人为殿供曼扎,能得到暂时与究竟的殊胜果报。若人桑耶供养花,人皆欢喜得幸福。若人桑耶供养香,变为可敬富裕之人。何人桑耶供养食子,无病、长寿、财富增。何人仅仅是补修宝殿的小裂缝,同样得到菩提而成佛。若人供养此桑耶,人、财、食三如愿成。修建莲师宫殿,并供花、顶礼、绕转等的功德,如上所述,不可思议。” 莲师还有讲说:“极乐世界无量光,普陀山的观世音,达那郭夏莲花生,外观三种佛形象,实则丝毫无分别;在法界之普贤佛,色究竟天金刚持,菩提迦耶释迦佛,诸位佛性我皆通,徒众可向我祝祈。” 晋美彭措法王曾亲口说过:“莲师当年曾经授记过,凡是莲花生大师的宫殿、佛像,莲师会在铜色吉祥山开光的!” 此莲师宫殿圆满完工后,将被开光为莲花生大士的净土,成为汇聚无量上师、本尊与空行护法殊胜加持之源泉。任何人以恭敬心见之、闻之,触之乃至意念之,皆能消除多生累劫所造之生死重罪、种下成就菩提正果之善因。当今末法时代,由于众生恶业所感,各种自然灾害接踵而至、战争与瘟疫时有发生。此莲师宫殿的顺利建成,将能消除种种天灾人祸,成为国家国泰民安、世界和平繁荣之基石。 对于广大有情而言,此莲花生大士之圣坛城无疑是清净罪障、积累福报的真实福田。供养和帮助莲师宫殿之建设,可以获得世间与出世间两方面的殊胜功德。从世间利益来看,供养兴建莲师宫殿,将使我们获得健康长寿之果报,使我们永远远离贫穷之苦,得自在于一切财宝,永无一切敌害;就出世间利益而言,供养兴建莲师宫殿能够帮助我们消除外内密的障碍,积累智慧与福德二种资粮,证得如来之法身与色身。若以善意和喜悦之心作供养,哪怕只是供养如芝麻许的尘土,都将成为获得大利益之因。

建设中的莲师宫殿

老仁波切灵塔的装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