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玛仁波切

pema白玛仁增仁波切是大伏藏师贡却纳嘎多杰的第四次殊胜转世。仁波切的第一世札普达顿荣竹纳嘎多杰是莲花生大士授记的一百位伏藏师中为首的名为多杰的十三位大伏藏师之一,是藏王赤松德赞的化身。仁波切曾取出大量的伏藏品,包括佛像、经典和法药。仁波切曾于一座名为札惹直(意为象剑一样的巨石)的山上取出降魔金刚手的法像,修法仪轨和伏藏的珍贵法药。这些法宝至今仍在公雅寺保存和修持。第二世的贡却仁波切被第十五世的大宝法王认证,并赐名为卓顿古杰。他从根本上师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处领受许多灌顶、口传和讲解。仁波切长期修持包括金刚亥母、胜乐金刚及红观音的殊胜修法。他是噶举光明大手印的成就者。

这一世的白玛仁增仁波切为第十二世泰锡度仁波切所认证。他出生于西藏的直喇村,小时侯,桑杰丹增仁波切即认为他与其他的小孩不同。在孩童时代他就对一切众生具有慈爱和悲心,而且喜欢跟随作喇嘛的舅舅去不同的山洞去修行。一次,有一处山洞地处偏僻,每次要到很远的地方担水,年少的白玛仁增竟在山洞附近挖出水源,解决了修行者的饮水困难。当白玛仁增完成普通教育后,便到公雅寺出家为僧。

他从上师桑杰丹增仁波切领受很多的灌顶、口传和修法法要,包括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的《五大宝藏》,第一世噶玛恰美仁波切的殊胜法教,以及南久噶玛、德萨、左谦南阿等四大教派的教法法要。泰锡度仁波切正式授予仁波切比丘戒和菩萨戒。之后白玛仁增仁波切于公雅寺闭关中心圆满三年三个月的闭关修行。其后,在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学习五年,从晋美彭措法王及堪布贝玛才旺仁波切等大成就者处领受了智慧空行的全部法要及口传。仁波切从诸多成就上师处学习,领受灌顶和教法,并去很多地方作一个月或半年的闭关修行。桑杰丹增仁波切欢喜地要求他到公雅寺担任佛学院的堪布,白玛仁波切即在寺院讲经说法并利用一切时间作不定期的闭关修行。桑杰丹增仁波切圆寂前预作安排,委任他为公雅寺寺院的总金刚上师,同时负责管理公雅寺。白玛仁增仁波切负责寻找桑杰丹增仁波切的转世。为此,仁波切到印度和尼泊尔专程拜访了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泰锡度仁波切和嘉察仁波切,聆听他们的指示。他获得大宝法王和泰锡度仁波切的赞叹和咐嘱,鼓励他作为多教派传承的拥有者,以及大圆满大手印的实修者,要不分教派的弘扬佛法来利益一切的众生。并专署嘉许和认证推荐函以期仁波切为众生和佛法做出广大的事业。

巴金仁波切

巴金仁波切的上一世,索南桑波巴金仁波切因其净行妙严和具生的大福德,对寺院有着极大的贡献,是尊者桑杰丹增仁波切的上师之一,在本寺历史上是一位非常重要的活佛。他学识渊博,精通教法,先后拜大宝法王、蒋贡康楚仁波切、钦哲仁波切为师学习密续和教法,他一生用于闭关,沿着历代噶举上师修法的足迹精进修持,获得很高的证悟。他在83岁入涅,第十三世泰锡度仁波切认证他是玛尔巴大师的化身。

现在的巴金仁波切生于1968年囊谦长西村,出生时伴有许多瑞相。桑杰丹增仁波切和泰锡度仁波切共同认证他为索南桑波巴金仁波切的转世。 当雅杰竹旺桑杰丹增仁波切从狱中释放时,巴金的父亲迎请老仁波切到他的家中。父亲对老仁波切说道,我有5个儿子,您可以带走任何一个。仁波切非常欢喜地选定年轻的巴金,并且说这个男孩将会帮助公雅寺弘扬佛法。他为巴金传授皈依戒,并为他命名为彭迪旺秋。

巴金仁波切被带回公雅寺,在那里学习教法仪规,念诵和法器。桑杰丹增仁波切非常欢喜有这样的弟子,传授给他很多灌顶、口传和讲解。蒋贡康楚仁波切、泰锡度仁波切传给他菩萨戒和出家的三戒律仪。 巴金仁波切还从阿地仁波切等多位仁波切处领受密法。随后他进行了3年的闭关,精进修持甚深那诺六法。他从蒋贡康楚仁波切、泰锡度仁波切处领受大手印直指口诀,极大地增长了他对大手印的自然领悟。 堪布秋吉吉美彭措的学生,堪布达旺请求桑杰丹增仁波切建造一座新的佛学院。桑杰丹增仁波切说巴金将来会负责内外整个佛学院的运作,并讲道: “巴金是我的代表,他会对教法带来极大的利益。” 桑杰丹增仁波切请求泰锡度仁波切认证他的上师索南桑波的转世。泰锡度仁波切回复道索南桑波的转世就是您的侍者巴金,他将会为佛法带来很大的利益。泰锡度仁波切和桑杰丹增仁波切对此达成共识。 2001年,桑杰丹增仁波切开始主办不分教派的 “世界和平祈愿大法会”;2002年,桑杰丹增仁波切把将来祈愿大法会和寺院的一切寺务以及所有出家僧众的福利全部交给巴金仁波切负责。在他的最后教言中,桑杰丹增仁波切指出巴金图库具有纯正的发心,照顾寺院和护持教法,确使实现自他两利的愿望。 依照桑杰丹增仁波切生前的指示,巴金仁波切全权负责寺院内外的一切法务,以期早日实现桑杰丹增仁波切的心愿。

在海内外善信的共同支持下,巴金仁波切带领公雅寺的僧众每年成功举办世界和平噶举祈愿大法会;经过近八年的努力圆满建起世界和平祈愿法会大经堂,已重建了阿尼卓钦寺的闭关中心和经堂;圆满落成开光公雅寺莲师宫殿、正在重建阿尼央契林寺经堂;创立孤贫慈善小学,建校十多年以来不断改善办学条件,长期助养超过一百五十名的孤贫学生;同时应广大弟子的请求,仁波切不定期地到东南亚和内地随机接引度化有缘善信。

老仁波切转世桑丁尼玛仁波切

_20151105_154028桑杰丹增老仁波切转世桑丁尼玛仁波切出生于中国青海省囊谦县吉曲乡,父亲名旦增达吉,母亲名扎西央宗。尊贵的第十七世大宝法王认证他为桑杰丹增老仁波切的转世灵童。大宝法王在 认证函中写道,“仁波切所在之处,将是彩虹围绕的地方。”仁波切的坐床典礼于2006年7月30日在公雅寺隆重举行。噶玛噶举的杰忠仁波切、竹巴噶举的阿地仁波切、宁玛派的秋吉林巴仁波切、直贡噶举的酪钦仁波切、直贡噶举嘎尔寺的噶敏觉仁波切、噶玛噶举洛珠尼玛仁波切、格鲁派龙西寺的蒋故仁波切、达隆噶举如切寺的旦增仁波切等四大教派八十多位仁波切堪布、七十多个寺院的代表共同参加盛典,三千多位喇嘛和阿尼、海内外老仁波切的弟子六十多位前来观礼。从仁波切迎请至寺院,举行坐床典礼到其后的大法会,寺院的上空连续四天出现绚丽的彩虹。昭示和祝愿这一世的仁波切将继续为佛法和众生做出广大的贡献。

桑丁尼玛仁波切虽然年幼,却时常自然地流露出无伪的悲心和智慧。寺院的一位少年仁波切不喜欢死读书本上的文字而离开自己的住所。被找回来以后,当时比他年纪小很多的老仁波切转世,却像大哥哥一样安慰他,一直把他逗笑为止;然后老仁波切转世对身旁的喇嘛们说:“他是我的好朋友,你们以后不要再说他了,他再也不会逃学了。”很多喇嘛当场感动得流下眼泪。 这位少年仁波切真得再也没有逃学,在公雅寺闭关中心圆满了三年三个月的闭关。 还有一位视力不好,腿脚不灵活的老婆婆,当地没有什么亲人。桑丁尼玛仁波切要求侍者在仁波切的住所腾出一个房间给她住。吃饭的时候,他会问喇嘛,老婆婆是不是有吃的,如果没有,就会把自己的一份给她,或者确定老婆婆也有吃的了才肯吃饭。有一次,老婆婆向仁波切说:“仁波切,今天我想去公雅寺的经堂绕匝啊。”仁波切说:“如果要去,那就改天吧。今天去的话,天会下雨,地面很滑,你会滑倒的,会摔得很痛的,而且会被野狗咬伤的。要去,就改天吧。”老婆婆那天心里不知上来哪股劲儿,一定要去绕匝,结果就如同仁波切所说的,天上真得下起雨来,路上滑得很,一不小心就跌倒了,摔得还没爬起来,又被不知 哪儿蹿出的野狗给咬了。老婆婆回来后哭着向仁波切说:“仁波切,我以后再也不会不听您的话了。”

IMG_5309尊贵的泰锡度仁波切指示老仁波切转世目前不要离开寺院,在寺院里修学。到一定时候,再为佛法和众生服务。桑丁尼玛仁波切多年来在公雅寺依止寺院上佛法闻思修持最好的喇嘛昂旺慈成认真努力地学习藏文、经典念诵、修法仪轨等。现在在色达五明佛学院为将来能够更广大的利益众生而进一步深入闻思显密佛法。

_20151110_120007

巴金仁波切与桑丁尼玛仁波切

桑杰丹增老仁波切最后教言

至尊上师桑杰丹增老仁波切最后教言

*说明:此文为桑杰丹增仁波切于 2002年3月往生前所写。当时,尊贵的仁波切身在广州,并预知不久以后将要圆寂,故抽出时间,写出这篇对公雅寺今后的寺务安排与以自身的经历劝诫弟子修法的箴言。这篇重要的书信完成后,即咐嘱当时身为侍者的巴金仁波切尽快将信寄回寺院。 2002年3月27日早上,仁波切即叫醒身边的随行人员,说道我要离开了,你们开始修法吧。身边的喇嘛们急切地劝请仁波切不要圆寂,但仁波切开示道:一切都是无常的,修法吧。尊贵的老仁波切以84岁的高龄在广州圆寂。为此,至尊十七世大宝法王和泰錫度仁波切两次明确指示仁波切的法体不可荼毗(火化)。他们特别指示道:“把老仁波切的法体留住在世间,这不但有利于正法的弘扬,也会给有情众生和整个世界带来利益。”遵照大宝法王和泰錫度仁波切的指示,公雅寺将老仁波切的法体做了妥善的保存,并在2003年圆满建成了老仁波切的灵塔,安放在莲师宫殿的第一层化身殿中。

lotus

顶礼上师三宝足:

_20151110_120401公雅寺常住的所有僧人应当明知:总的来说南瞻部洲乃业力之地,前世造业今世成熟,无论善恶,其果报亦决定成熟于造业者的相续之中,无有错谬,亦无虚假!于此,请谛听世间老人的古训。

快乐与痛苦、贤善与恶劣等一切言行都是无常法。上半生所做的事情下半生即化为无常。故而于此宣说古老的历史,我觉得无有必要。在近代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中便已证明了这一切。就我本人而言,往昔亦经历过新旧两种社会交替的变革,因此也可以说是阅历较深的老僧人,当初在人们身语意三门发生重大转变的时期,虽然自己遭受过各种痛苦和快乐,但是自己的内心和语言却始终是一致的,从未有过任何变化和转移。在此四大假合的血肉之躯上,我曾经动过大大小小的手术共五次,其中还包括内脏移植方面的手术;就修行而言,这一生中我亲近依止各高僧大德的时间亦用了二十一年,并通过苦行精进修持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及密乘戒的所有教言,在这过程中内心从未疏远过对上师的信心和皈依之念,观想自身为本尊壇城,自己的语言乃密咒轮,意念与等持之三金刚瑜伽状态中无有散乱,从而早已现见了自觉莲师无灭之本来尊容。在自己年幼时期也曾闭关三年,此后每年也有七个月或三个月等不同时间里修各种本尊的仪轨和心咒,且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利益众生的经忏上,所得供养基本上皆用于寺庙的大小法会和各种传承法脉的灌顶以及寺院建设方面。

关于利生的事业方面,我亦遵循上师的教导而竭尽己力,现今的末法时代,因前世之恶业所感的异熟果报,在大地上纷纷涌现,犹如地狱赫然于此世间显现一般,诸多小人对正人君子进行非理的批判和殴打,权势者听信狡诈者的谎言,对事情的真相不做任何辨别,人们已经达到了愚痴的极端。上师和徒众之间经常产生矛盾,彼此摧毁庙宇和房舍,对利益众生的事业亦制造了极大的违缘,魔军占领了卫藏全境,覆没了世间和出世间的二规法则及所有高尚善行,恶劣与残暴者的权力极其嚣张,如同虚空一样充斥着整个世界,贤善人士的生命财产遭受了极大的威胁和损失,瘟疫、饥荒、战乱等天灾人祸同时在这个大地上蔓延,环境遭到前所未有的污染,情器世界变得萧条而衰败。有少数业力清净者或往生他方刹土,或移居异地弘法利生。面临如此重大的变革,我想起了大恩根本上师金刚持 — 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和大成就者秋吉林巴曾经对我授记说不要漂流异方,应安住于自己的寺庙等教言。当时他大悲摄受了我并赐予“多吉佐德旺波”的法名。受此鼓励,于一九五六年六月初十日在公雅寺,我最初开创了公雅寺初十法会的缘起。由于当时条件较差,我们从噶玛寺借来了少量的跳金刚舞的服饰,法会安排有莲师八神变、莲花生大士与国王赤松德赞及堪布静命菩萨三尊和两位空行母等金刚舞。在跳金刚舞时,噶玛降措活佛带上面具,由伏藏活佛(白玛仁增仁波切的前世)领头跳,我本人则负责安排一切内外事宜。在次年,开莲师心意修法大法会时还专门做好了僧众共用的大帐篷,并从琼布地方迎请塑像师制造了莲师八神变和十六大护法罗汉等面具,又从德牙寺专程请来维那师培训有关事宜长达一个月之久,还为寺庙常住准备了十三幢伞盖,旗幡、道具等内外一切资具。在召开法会的十天里,仅参加的僧众就达三百多名,从整个强西地区开始乃至多康下区及所有的百仓部落的人们都接踵而至,在广阔的大草原上竟扎起了一千多顶帐篷。初十法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人们普遍赞扬法会的殊胜性,美名亦自此传遍十方。鉴于事情的盛大和隆重,县公安局也对此事进行了专门的档案记载。在法会举行期间,蒋贡康楚钦则沃色仁波切专程从苏芒寺驾临本寺,睹此盛举,便对老僧我予以了高度评价,因当时时间匆忙,只参加并主持了一天的法会,并嘱咐道:“莲花生大士及八大持明和八大空行还有十六大护法罗汉,以及周边围绕的天龙八部、非人、非天等眷属的位置安排,就按照您的规定去跳,以后不要再做更改,将来谁亦无权否认。”说完后又授记道,“从此以后您的事业会有很好的前景,将来是一定能取得很大进展的!”

一九五九年,我去楚布寺拜见了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日佩多杰。大宝法王询问侍者说:“此人是不是蒋贡康楚仁波切所说的,开办初十法会的主持者 — 桑杰丹增仁波切?”侍者回答说:“是的,正是此人。”于是大宝法王说道:“你明日辰时再来这里与我会晤。”转过头,又对管家降谕说:“此人来这里不能阻挡,应妥善安排住宿及饮食等所需。”遵照嘱咐,第二天我又去拜访了大宝法王,在顶礼时,大宝法王说:“不用了,会弄起灰尘。”并指着前面的坐垫让我坐在上面,交谈片刻之后,正好有一位裁缝拿着一件刚做好且用金银和玉石镶嵌了花纹的新大氅,请大宝法王过目,大宝法王接过来后对我说:“这是我今年新做的大氅,恰巧今日您来我这里朝拜,阳光也正好映入屋内,这是一个非常殊胜的缘起,作为一个活佛应该对自宗的教法有一定弘扬的业绩,如果没有这样的成就,只是四处漂泊的话,对众生是不会有多大利益的,您对寺庙的恢复以及初十法会的组织都做得非常成功,我想提醒您的是,如果将您的寺庙的所有旧唐卡的边幅全部换下来的话,会比做新唐卡好上百倍,现在您哪里也不要去,应立即返回自己的大庙弘法利生。”听毕此语,我禀告大宝法王说:“大宝上师啊,我以前从未想过为自己谋求安乐,以后也不会这样,在您老人家这里,我发愿除了弘法利生外,若是寻求自利,则请求所有的护法神予以我严厉惩罚,祈祷上师以悲心加持我,将来能成办广大的利生事业。”大宝法王将双手放在我的头上,温和地说:“我们在今生和来世都不会分离,您的事业非常令蒋贡康楚仁波切欢喜,以后也一定要对寺庙各方面多做贡献。”说完此语后,又开示了许多教言,并恩赐了加持品和大量的礼品。自此以后,我遵照大宝法王的教言,无论处于多么困难的环境中,始终精进修法不辍,在藏区佛法再弘时期,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以清净的发心于自己的寺庙重新修建了经堂和讲修院,对依止我的僧众也都进行了供养。也在大成就者噶玛若布,依怙主泰锡度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之转世活佛等大善知识面前,我及僧众接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和密乘誓言,并圆满给僧众传授了《五部大宝藏》、《宁玛全集》、《恰美仁波切全集》和噶玛卡切多杰的金刚亥母、胜乐金刚及大怙主护法等甚深法脉的传承。

以四种摄受法遣除了教法与众生衰败的黑暗,为了恢复佛法内外情器世界的衰败,摧毁黑方魔众的势力,为了本寺的僧众具有清净的沙弥比丘戒律及清净的闻思修行的智慧,塑造佛像及装藏仪轨,自宗回遮,酬补,荟供仪轨的修持,应当建立起这样的较为完善的僧团,无偏的利益附近的苦难有情。所有僧众都应和合团结守持清净的戒律,我这位年迈的老人,无论住在本寺中还是外地他方,内心深处始终没有忽略过对寺院的关怀,对我自己来说或为弘法利生的事业,也是离不开寺院及全体僧众的。因此我在这里向寺院全体僧众表示感谢,我这位老僧人除了护持寺院以外,并没有什么亲友家属去袒护,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从当初一直到现在意志坚定,从来没有改变过。你们也在每年寺院常住和管理人员任免的时候,以喇嘛噶玛仁青、喇嘛布楚、普巴喇嘛这三位为主,在寺院的大小僧人中,合理地选拔维那师、供养师等。诸管理人员应当为常住发清净心,对僧团内部不要产生贪心和嗔心,金刚道友之间应建立和合友好的关系。年迈老僧我特别任命的寺院管理人员有七、八位,他们应如理如法的对寺庙内外的所有事情、僧团的纪律及闻思与和合方面的事,希望有一套比较完善的管理,这是我心中的希望。大经堂修复工程以及围绕经堂的转经筒、厨房、接待室等建筑方面,也希望全力以赴。如果寺庙遇到损害、衰败等重大事件的时候,应当不管痛苦及困难,一心一意地祈祷上师三宝,以无缘大悲发心,将我的尼众诸弟子从倒塌下来的房子下面解救出来,广做大无畏布施,并且妥善成办一切善后工作,对我老僧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恩德。禅修院修复工作正在进行。在举行世界和平祈愿大法会的时候,所有僧团和社会各界信众都以团结和净戒的行为,为了使所有高僧大德永久住世及十方僧团兴盛、国家安稳,人民的生活、经济、知识增上,大众应该同一心愿,祈祷世界和平。在海内外众多的虔诚佛弟子们,以各种方式的大力援助下,世界和平法会得以顺利进行,希望今后海内外的佛子们一如既往的发心,在玉树州及囊谦县人民政府及公安部门的帮助下,每年都要定期举行“世界和平噶举祈愿大法会”。本寺的所有僧众应听顺噶玛仁青和普巴二位上师的教言,新旧管家及所有管理人员都有将本寺讲修院和医院修复的责任,祈愿大法会的经堂应当由格杰普巴你负责,按照以前的计划修建,我自己有时会在那里住锡,将来大宝法王及海外的诸位高僧大德若降临,亦可在此处接待。在这座经堂内,附近的民众受八关斋戒也可在此举行。装修等不需做得太华丽,在经费管理方面若需一、两位人帮助,你们可以自行选拔决定。总而言之,普巴喇嘛你应当承担所有的责任,有些重要的事可以让我的侄子白玛久美去办理。普巴喇嘛与所有管理人员都应和合团结,清净戒律,对十方所有住持正法的寺院修清净心,不应该与其他宗派和寺庙做诽谤,生邪见,自赞毁他,自享噶举派与宁玛派双运的显密正法,应精进努力闻思修行,对此不应该有散乱与懈怠,修法的正行无有散乱,以正念护持。分别念现起时,犹如波浪融入大海一样,在觉性中无有现者与现处的分别,远离一切言思造作,在此境界中安住,轮涅诸法都将在觉性上师的尊容中自然现前。在遣除违缘和增长顺缘方面对三宝三根本总集莲花生大士和噶玛巴及其四大心子以清净的信心恒常祈祷。在修诵仪轨时应当为六道轮回中的一切有情,尤其是末法时期五毒烦恼深重的众生,发起大悲菩提心,令他们断除三有轮回中的痛苦,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自相续中,长久以来俱生的怨敌 — 五毒烦恼,应当尽力遣除并随力断除对自己的贪爱与我执,应当认识从无始以来在轮回中漂流的主要根源就是自相续中的恶魔 — 我执。为了今生的利乐积累财富,扩展家园等世间琐事都应明知是无常,对此三界苦海应产生强烈的厌离心。我自己很想抛弃自己的家乡,远离喧闹的城市,在荒无人烟的寂静深山中,无有护持的对境–亲朋好友,也无有所要降服的怨敌仇人,自己一人观察自心。虽然知道轮回中没有丝毫实义,但仍然要遵照上师的教言对寺庙进行管理,但这也属于轮回,表面上却以弘法利生的形象寻求利养,有如中阴的神识一样,四处不定云游,这实际上是为了公雅寺所有僧众能安住道场的缘故,我这位老人为了满足僧众之愿,在以前顶果钦哲上师回国时,按照喇嘛噶玛仁青的吩咐,派遣志美希绕和噶玛唐克二人专程前往协钦寺,虽然认证了三位活佛,但是因为末法时期众生福报浅薄的缘故,未能在本寺中安住,这种事情也是大家所熟知的,我老僧对此也深感遗憾。格巴堪布在本寺中,大家都公认与其他堪布有不共的功德,通过多方面的渠道,从大宝法王噶玛巴面前也得到可以任命为本寺堪布的开许。这件事曾经对讲经院的所有学僧及大众都做过说明,对堪布本人虽然也多次强行授命其为本寺的住持,但却未能如愿,若他不愿意接受,将来我老僧也可以按照僧众的希望劝请他。另外通过本寺的堪布促南,巴金、才多对泰锡度仁波切再三做了劝请,泰锡度仁波切承诺对本寺的活佛善待观察认证。讲经院的堪布赤诚朗达随顺我的意愿,现今在智慧林任堪布。白玛仁增在很小的时候,我便认证其与众不同,他去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学习,对此我深为欢喜,便请求他到本寺中出任讲经院管理堪布。我出狱返回家乡时,本寺善众根布家的父母曾经对我说,他们家里有五个儿子,其中您喜欢哪一个,我们可以将他供养给您,当时我选了巴金并给他取名为潘迪旺修。从此以后,他便成为本寺的常住僧人,在禅修院中也曾经闭关修行过,当初在建立讲经院的时候,我老僧将他与白玛仁增同时任命为主要管理人员,大家都知道他对公雅寺有极其清净的发心,在修建讲经院方面,曾经付出过不少心血,尤其是我去国外弘法期间,曾前后两次随从我外出弘法,在诸多施主的共同捐助下,恢复大庙建筑的所有款项中,连一元钱也从来没有丢失与浪费过,将所有款项都如数交给寺庙的主要管理人员手中,并对其中所有账目都做了详细认真的记录,喇嘛噶玛仁青等所有寺院的管理人员,对恢复经堂和举办法会等方面做妥善的分配,对此我深表谢意与随喜,愿增吉祥。

寺院总的金刚上师白玛仁增,在重要的法会时总的负责是喇嘛尕才。巴金的前一世是一位终生闭关修行者班巴的弟子 — 索南桑波的转世。宁康索南桑波他精通五明,知识渊博,其在宁康的家族人员对寺庙也做过许多贡献,他曾是公雅寺的住持。他的转世为巴金。我曾经请问过泰锡度仁波切,若任命巴金为寺院的总住持是否可以?泰锡度仁波切回信批复:如是甚好。这事才旺多杰知道详情。才旺多杰应按照我以前的再三请求建立新的医疗诊所,应为小学生班级授课。目前喇嘛诺那每年都经过县人民医院为寺庙购买必须药物,资金有记账,将来希望从国内外得到援助,建立起汉藏药物齐全,规模较大的医院。对此祈求,作为管理人员所办之事,在本寺属下的五个村落里,召集部分具有意愿参加者,在乡办公房内作教室,而培养学习各种知识,这对暂时与究竟都有极大的利益,你们新旧管家应当商议,希望能尽快办成此事。上述皆为了我等能成就世出世间二种成就,以此发心。此文由多嘴心善、善意者桑杰丹增所言,愿增吉祥!

桑杰丹增老仁波切

桑杰丹增老仁波切

尊贵的桑杰丹增老仁波切于1919 年2月3日 (藏历)诞生在青海省囊谦县。仁波切出生前,尚在母亲体内时,人们就能清楚地听到他念诵文殊心咒。大伏藏师秋吉林巴曾对仁波切预言说:“您为莲花生八相之一的忿怒金刚之幻化身,您的本尊亦为忿怒金刚。” 泰锡度仁波切和秋吉林巴大伏藏师共同认定仁波切为公雅寺第七世噶玛曲培仁波切的转世灵童。

20岁时,在噶玛寺由泰锡度仁波切正式剃度,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正式授予比丘戒,法名为噶玛登巴达杰。23岁时,闭关三年三月三天,修习那诺六法、忿怒莲师、大手印法要等。 在苏曼寺,仁波切参加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大宝伏藏集的灌顶口传。蒋贡康楚仁波切特别指示仁波切坐在他的身旁,并要求他专心聆听、用心牢记,特别嘱咐仁波切将来将此殊胜法脉弘扬于后世。 37岁时,再度前往西藏楚布寺拜见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大宝法王欢喜地对仁波切说道:“我知道你,我的上师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多次和我提到你,他说你对佛法的贡献很多,并希望你为弘扬佛法而继续努力。”大宝法王对仁波切的佛学造诣和慈悲利生的胸怀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不仅许诺与仁波切生生世世不离,而且还欢喜地授予他许多灌顶和教法。 仁波切从根本上师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处受持三戒律仪,领受许多的灌顶、口传和教导,包括噶举之特殊的净光大手印等甚深法要教法,而成为上首弟子之一,备受上师器重和关爱。仁波切80多岁时,每忆念根本上师时仍哽咽哭泣,其虔诚感恩之情由然而生。 1958年,由于历史原因仁波切遭到了不平等待遇,入狱达22年之久。在此期间,仁波切虽抱病在身仍然精进不断地修持佛法。转逆缘成为修行的增上缘,从而使修持境界不断增上。出狱后,仁波切还对监狱称恩,众皆感佩称奇。狱中时,仁波切头发皆白,而修长寿法后银丝皆乌,为众共睹。 仁波切在1980年无罪释放,为了正法的弘扬和永久住世,仁波切将所拥有的多种法脉的传承完整地传授给了无数的弟子。

老仁波切1

仁波切为十七世噶玛巴、泰锡度仁波切、嘉察仁波切等奉上灌顶和教导而成为他们的灌顶上师。 仁波切不仅在在藏区各地弘法,而且先後多次应邀前往美洲、欧洲及东南亚等世界各地传播佛法。

2001年,在仁波切83高龄时,不顾年高体迈,应广大弟子的请求,又先后在西藏、新疆、福州、厦门、广州等地弘扬佛法。于2002年3月27日预知时至在广州圆寂。 仁波切生前是噶举派中年纪最长,接受灌顶、口传和教导最多的高僧,是以噶举派为主的不同教派之教法的弘传者。仁波切远离私利,把他的一生都奉献在众生解脱的事业上,毫无疲倦。他受到世界各地信众的至心顶礼赞颂。